80后女人为了上海的一个大阳台变成嫌疑犯并吓跑

  2016年初,安徽籍胡女士坚持要把上海松江九亭110平方米的商品房卖掉。因为阳台太小,晒东西不方便。

  丈夫不同意折腾,可胡某坚持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女人的坚持,是可怕的。她迅速卖了房子,准备在本小区置换一套带大阳台的三房。

  胡女士傻了眼,房子贱卖,再度买进的话,亏得可不是一点半点。但是不买的话,恐怕亏得更厉害。

  于是,胡女士利用“投资的眼光”相中了青浦徐泾镇的虹桥正荣府期房,126平方。洽谈之后,交了50万定金。

  2016年3月25日,上海史上最强的限购政策出台,规定外地户籍只有交满5年社保,才能在上海买房。胡女士只交满了三年,失去了资格。

  这时候,她遇到了一个万能的“销售员”,只要出10万,就可以搞定购房资格。

  颜某是正荣府楼盘的销售员,俗话说,马无夜草不肥,人无横财不富。颜某想要开得起玛萨拉蒂,得要有外快。

  颜某脑子很“灵活”,首先,他充分利用了开放商赋予他的“权利”,也就是1-2%的优惠额度。买房子的人不知道开发商有优惠,能便宜点当然好啦。颜某说,要送礼。

  好的,给钱。一套房,至少得掏个小十万吧。于是,颜某发达了。但是,这些钱只够玛萨拉蒂的底盘加四个轱辘,为了豪车,颜某再度铤而走险,那就是,向客户兜售“贷款资格”、“购房资格”。

  你贷款办不了,我帮你,只要2%的费用,一套房大概6-8万;被限购了,没关系,只要10-15万,可以搞定购房资格。胡女士“心甘情愿”地掏了10万,并如愿获得了购房资格。

  在限购政策下,10万元就买到购房资格?销售颜某好大本事啊,他是怎么办到的呢?

  首先,开发商是审核购房资格的第一道关口,而最终的审核权在财务吴小姐的手里。

  颜某找到吴小姐,许下好处,吴小姐心动了,毕竟做成一笔,可以抵得上两三个月的工资了。于是,她找到了另外一个有渠道的女人,孙某。

  孙某得到消息后,第一时间找到电线杆上的“小广告”,不是脚癣牛皮癣而是做假证。先做假的税单,300一张。

  假单据做好,售楼处有吴小姐把最后一道关,当然不成问题。然后,材料送到房产交易中心,税单不管用了,孙某又去找电线杆了。这一次,做全套的材料,假的公司执照,假的税单。

  把外籍购房人,包装成上海人!对,用他们的行话就叫作“包装”。颜某、吴小姐、孙某,三人成功伪造了5个客户的资料,一共收了80多万。孙某拿了60万,其余由颜、孙对分。

  检察院对这个问题也百思不得其解。所以,他们发出检察建议,希望行政部门彻查。如果涉及内外勾结,一定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不管怎么说,胡女士终于买到了大阳台。但是,由于判断失误,她每个月要承担14000元房贷,还30年,压力好大。

  所以,她的丈夫吃不消了,再加上生活中有其它矛盾,所以,丈夫挥手说拜拜了。

  大阳台,大房子里只剩下母女两个。更悲惨的是,胡女士因涉嫌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,还要承担刑事责任。

  最终,这些房子怎么处理,还很难说。开发商可以提起民事诉讼,追回房子,银行可以要求立刻还款,并付清利息,行政部门可以开出罚单。